重庆时时彩开户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七集:子游問孝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七集:子游問孝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七集:子游問孝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犬駌  敬順  色難  世俗    
时间:2017-05-27 11:11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七集:子游問孝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(上接為政篇第六集)
上節課講到孟懿子問孝和孟武伯問孝,我們接着往下講,子游問孝。
【子游問孝。子曰:“今之孝者,是謂能養。至於犬馬,皆能有養;不敬,何以别乎?”】〖養,去聲。别,彼列反。○ 子游,孔子弟子,姓言,名偃。〗
先談一下子游這個人。子游是吴國人,比孔子小四十五歲。《論語》談及子游一共有八章。整體體會,他能做到知人,很善於教人,能夠悟德之本。同時呢,他也有一個小小的問題,志意過於高遠,忽略細微方面。性格上呢,比較粗獷。在孔門四科裏邊,屬於文學科。
所謂四科,一是德行科,有顏子,冉伯牛,仲弓。二是言語科,子貢和宰我。三是政事科,冉有和季路。四是文學科,就是子游和子夏。
《論語》上重要的一章,提到子游曾經做武城宰。孔子到武城去,聞弦歌之聲。一進武城那個地方,在村莊外就能聽到彈琴和唱歌的聲音。孔子開玩笑說,“割雞焉用牛刀?”殺雞何必用殺牛的刀。意思就是說,你治理這樣一個小地方,管理這些小人,何必用禮樂這樣的治天下的大道來教化?禮樂主要是教化君子的。
子游說,以前我聽夫子您講過,“君子學道則愛人,小人學道則易使也。”就是說,君子在禮樂教化之下,規範他的德性,他就能變得仁心發揮,就能愛人。而小人在禮樂的教化之下,就能服從領導,聽從政令。這就是說,子游聽孔子教誨之後就不忘,他在做武城宰的時候,就能用在政事上。你看我們現在國家的教育,不重視禮樂教化。特别是樂,對音樂審查不嚴。而很多養奶牛的,反倒知道給奶牛播放音樂。讓奶牛每天在音樂的熏陶之下,它產的奶質量就好,產量也大。給豬播放音樂,它長得就快,就健康。你說這個音樂的力量……禽獸尚且如此。小人聞樂呢,性格就會平和溫厚,服從領導。所以,你看我們學校,下課之後播放一些音樂,這些音樂都是經過精心選擇的。音樂能順暢我們的心氣,心氣順暢,就符合子游說的,小人學道則易使。而君子要求琴不離身,古代的君子都是這個樣,琴不離身,隨時彈奏。一個是溫習已經學的音樂,一個是在溫習的時候去體會,讓心氣時刻得到調整。
這是子游的這樣一個故事。
下邊看一看今天要學的這一章。“今之孝者,是謂能養。至於犬馬,皆能有養;不敬,何以别乎?”
從我們現在來體會的,孝順不孝順父母,主要還是能不能養父母之體。注釋講,經裏說的養是供養。供養和奉養是有差異的。供養,就是飲食起居能照顧到。年紀不大的時候,能吃飽穿暖。年紀大了之後呢,需要人照顧的時候,能照顧他。這樣的就是供養。
而奉養呢,就是含着敬心。如果單純是供養的話,你說我們每天養狗養雞,也是供給它吃喝,給它蓋個狗窩雞舍的。有的蓋的狗窩還很好。養馬的,投入更大。有馬廄馬場,還給它洗澡。馬身上常發癢,專門給它立一個柱子,蹭癢的地方,柱子表面特意弄得粗糙一些。古代養馬都是這樣養的。如果單純供養父母的話,和養犬馬有一些接近。
和養犬馬不同的,是對父母有敬意,而對犬馬無所謂敬。養犬馬都有愛,但是没有那種敬。
你看注釋上講,
〖養,謂飲食供奉也。犬馬待人而食,亦若養然。言人畜犬馬,皆能有以養之,若能養其親而敬不至,則與養犬馬者何異。其言不敬之罪,所以深警之也。〗
注釋講的養包括了供養和奉養,我體會供養和奉養還是不一樣的。
這種比喻呢,言語上很尖銳。主要是强調,孝養父母啊,如果不敬,就談不上是孝。“所以深警之”,就是警戒子游。
〖○ 胡氏曰:“世俗事親,能養足矣。狎恩恃愛,而不知其漸流於不敬,則非小失也。子游聖門高弟,未必至此,聖人直恐其愛踰於敬,故以是深警發之也。”〗
世俗事親,能養足矣。是說古代一般的老百姓,主要是供養父母飲食、穿戴、居處,能這個樣就算是很好。
狎恩恃愛,是人常常出現的問題。狎,就是親近而不莊敬。有的孩子呢,就是感受到父母對自己愛,他也不是不愛父母,就是常常想要東西,哭着鬧着要,這就是狎恩恃愛。要東西你給他買了,他高興的時候,一下子就爬到父母身上去了,這也是狎恩恃愛。
還有的子女,跟父母開那些不該開的玩笑。現在受西方影響啊,有的孩子都已經長大結婚了,還跟父母開玩笑,“你們兩個人當年怎麼談戀愛,如何如何,談戀愛那個時期怎麼樣怎麼樣……”有的呢,甚至揭父母的短。要是父母責備孩子不該過早談戀愛的時候,孩子就說父母“你以前是怎麼談的怎麼談的”,這些都是狎恩恃愛。
還有呢,如果父母年齡大一點,就把父母當成小孩子,“你看你幹的這個事,你怎麼弄的?”經常嘟囔父母。他覺得無論怎麼嘟囔,父母也不氣恨。可是,再不氣恨,父母心裏是不樂的。雖然他也不說什麼,但心裏是不樂的。不能養父母的心,就不能算是孝。和養犬馬差不多。
很多的現象,我們體會,都是狎恩恃愛。在這個過程中,慢慢地,狎恩恃愛久了,對父母的敬就流失了。
現在還有一種很有害的觀念,就是受西方的影響,父子是平等的。孩子有什麼事,父母要跟他商量。他要不同意,那就不做。前幾天有一個家長,他的孩子在我們學校裏邊,不是在座的,那孩子才十歲。家長說,“我跟孩子商量的,在這裏學一年,如果他繼續願意在這裏學呢,就讓他繼續學。如果不願意繼續學,就去體制內學校。”我就告訴他,“十歲的孩子他懂什麼?十二三歲才剛剛開始思辨義理,但是他能思辨的道理還很少很少呢,他能體會到的很少呢。十歲的孩子,你跟他商量,按照他的意志,你這是瞎胡鬧。”可是,很多父母不懂。
我有現實生活中的經驗,凡是父子受西方影響,在父子平等的觀念中養大的孩子,他經常頂撞父母的。遇到什麼事,隨意頂撞或者開玩笑。所以,父子不是平等的關系。我們師資班的老師,很多都有孩子了。我們同學呢,以後都要成家。對子女呀,一定要按照傳統的方式。你不然的話,自己一輩子傷心落淚,晚啦,糾正不過來了。
父母就是父母,當承擔的責任就要承擔起來。當慈愛的慈愛。子女就應當順從。你有前期這樣的家中的規範,以後呢,他就會孝敬,就會敬父母。如果你跟他持平等的觀念,以後你再怎麽跟他說“敬”都没有用。
我的一個親戚的孩子就是這個樣。在酒桌上,頂撞他父親頂撞很厲害。我說“你守着這麼多人,你這是說的什麼話?”他說“他說我的話也不好聽!”還氣呼呼的,說不吃飯就不吃了,把筷子一扔,跑了。就這個親戚,他持這種平等的觀念,以前的時候我就提醒過他,七八年前我就提醒過他。不聽。
頂撞父母的時候,父母是很傷心的。你不要看着給他吃點好的。吃的好壞,有的時候父母並不在意,他要在子女身上體現對自己的敬,他心中就樂意。這是養父母的心,不單是養他的體。養體與養心呀,差異是很大的。
從大略方面講呢,對父母有幾個層次。首先是養體,為人子不能養體怎麼行?至少不讓父母挨餓受凍,這是子女的責任。但是父母也不應該對子女有更高的要求。“你看,人家的兒子給父母買那麼大的房子,我就住這麼一個你給我弄的小蝸居裏邊。”這個方面是父母的問題。古人做父母的,不這樣要求子女。古代志於道的君子,就是學習,不事金錢,不為了求富,不貪圖富貴。這樣的人,在什麼情況下必須養父母呢?父母要挨餓、受凍了,還有父母有病,没有錢看病。這個時候他可以放下自己的學習,去做一些小官。做什麼官呢?打更之類的。就是不為國家出政策的小官。你想做大官,必須是君可事,這個君是明君,可以輔佐君行道。同時,這個君又能看重你這個賢人。這樣,君臣合義,臣才為君服務。如果遇不到這樣的情況呢,就在家守道,不追求外在的富貴。只有父母受凍挨餓或者有病不能治的時候,才去做一點小官。那就是純為了工資的。不是為了輔佐君循乎道義。
我們現在的父母對子女要求的也確實有些高。
我剛才講的,養體,大體就是這樣的情況。然後說養心。
養心有很多的方面。首先在敬父母。你能敬,父母心中至少有一些安慰。還一個呢,你如果是做人做得很規矩,周圍的人都說“哎呀這誰誰家的孩子真是個好孩子”。這樣,做父母的心中就很高興。你要是能夠為國家成就功業,那父母更高興。這就是養志了。父母也有父母的志向,養育子女,父母總是期望子女,首先做個好人,然後呢,能夠成就功業。從子女這個角度來說呢,使父母揚名於後世,這是孝的終極。你看大舜,一個平民百姓,讓他的父親揚名於後世,一直到現在。有的說了,“那大舜的父親揚名,是對應舜的孝,父親的恶,揚的好像是恶名。”這個,不是這樣的。雖然他當初有恶,但後來畢竟“瞽叟底豫”,他由恶改善了。改善之後能夠體會舜了,這就是大德。揚這個名呢,也是舜的孝。這樣的,就屬於養志。
記住,一個養體,一個養心,一個養志。
換一個角度說,子女要愛父母,第一是順父母,就像弟子規上講的,父母呼應勿緩,父母責須順承,就是服從,順承。
第二是養父母,就是養體。《孝經》上講“謹身節用以養父母”,在《孝經》庶人章裏邊。所謂謹身節用啊,就是自己節儉也要把父母養好,不要讓父母受凍挨餓。我就說,這一點在城市裏邊還算好。在農村裏邊,越是經濟發展之後,連養父母都成大問題。小兩口偷偷吃好的,不給父母。現在呢,連偷吃都不要偷吃了,自己吃好的,父母知道也無所謂,給父母吃差的。這個,雖然是養其體,但是心對父母不敬。
第三是敬父母,不可以狎恩恃愛,不可以有平等的觀念。自己不能跟父母平等,不可以傷父母的心。有敬心的時候,言語行為就不會傷父母的心。没有敬心的話,你不自覺就會傷到父母的心。還有啊,自己在外邊做人,不能給父母臉上抹黑。這些都是對父母的敬。
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,你看“教”字帶一個孝字,從小養出孩子的孝。有孝心在,做子女的在社會上就不敢為恶。孝就是一個無形的線,牽着每一個孩子。每一個孩子都是父母生養的。在外邊做事,與朋友不信,坑蒙拐騙,如果這個話傳到父母耳朵裏邊,父母很傷心,在周圍的人跟前都没有面子。所以子女不敢為惡。這些都是對父母的敬。
第四是嚴父母,就是讓父母有威嚴。這就是養志。父母期望於子女的,我們尽最大的努力,實現父母的期望。實現父母的期望之後呢,還可以繼續追求,實現更大的功業,讓父母臉上有光。你說,父母就是最一般的老百姓,如果兒子在外邊做得很好,有功業,受到人的尊敬,你想一想,他的父母同樣受到尊敬。這就是嚴父母,嚴格的嚴,尊嚴的嚴。
我們從孝養的方面,體會孝,從愛,到順,到養,到敬,到嚴。最能嚴父母的就是大舜,像《孝經》上講的,以天下養父母。有德性,成就功業,以天下養,讓父母多有尊嚴。這是最高的孝。所以說,我們達不到大舜這樣的程度,就不能自說“哎呀,我現在做得很孝順了”。
注釋上講“子游聖門高弟,未必至此”,子游不至於對父母不敬,像養犬馬一樣養父母。但是,“聖人直恐其愛踰於敬,故以是深警發之也。”就是對他提一個警戒。按照孔子因材施教的規律,子游確實愛父母,很能與父母打成一片,無話不談,但是照此趨勢容易太隨便,放縱。太放縱自己之下,敬就顯不出來了。雖然不至於像養犬馬一樣養父母,子游不至於是那樣的德性,但是呢,過於狎愛。以那個狎愛的心來愛父母,很容易走向不敬。這一點,我們同學呢,都要注意這一點。平時言語行為,不要在父母跟前太隨便。言語行為要謹敬。
這一章就講到這裏。看下一章,子夏問孝。
【子夏問孝。子曰:“色難。有事弟子服其勞,有酒食先生饌,曾是以為孝首?”】〖食,音嗣。○ 色難,謂事親之際,惟色為難也。食,飯也。先生,父兄也。饌,飲食之也。曾,猶嘗也。〗
先說一說子夏的情況。前面在學而篇裏邊出現過子夏,簡單說過。在這裏,再稍微體會一下。對子夏的情況有所了解之後呢,再體會這一章就容易一些。
子夏比孔子小四十四歲,在孔門四科裏邊,屬於文學科。再一個,是孔子可與言詩的弟子之一。我們所知道的,可與言詩的有兩個弟子,另一個是子貢。可與言詩呢,就是能舉一反三,通過一個道理可以引發出其他的道理來。這個,說明他的水平還是很高的。也正是因為這一點,他以後做官呢,做了魏文侯師。就是韓趙魏三家分晋之後,魏國有一個魏文侯。子夏做了國君魏文侯的老師。同時,子夏很通音樂。在《史記》的《樂書》裏,有子夏與魏文侯談樂的事,記載的很多。司馬遷記載他們談樂,記載那麼多,應該說呢,子夏對樂理還是很通的。
有一個問題,上一次也介紹過。子夏的兒子去世很早,他把自己哭得失明了。這些,能體會出來,子夏不知命。君子應當知命。但是他不知命。
我們看子夏問孝的時候,子曰:“色難。”你看,從這裏可以比較文學科與德行科的不同。德行科的學生,順承孝順孝敬父母。你看曾子,雖然没有把曾子列入德行科(但是曾子的德行不亞於閔、冉),他對父親的那種敬、順有很多例子。這是德行科。而文學科呢,孔子告訴子夏,孝的關鍵在色難。色是什麼意思呢?
色,就是顏色。顏色所表達出來的,是自己內在的心氣。
〖蓋孝子之有深愛者,必有和氣;有和氣者,必有愉色;有愉色者,必有婉容。故事親之際,惟色為難耳,服勞奉養未足為孝也。〗
與父母交往之際,孝父母的時候,一定有和氣。和氣,就是辭氣和平。有和氣,必有愉色,一見父母就有喜悦之色,內心的喜悦就能體現出來。這些都是色,表現在顏色上的。有愉色,必有婉容,就是和順的容貌。心有和氣,內心有喜悦之情,臉上表現出來的,就是和氣喜悦的面貌,這就是婉容。我們同學聽着這個,細細地體會。我們都要與父母相處的,在相處的時候,我們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,你體會在哪一點細節,在我們這裏有所缺欠。始終保持着這樣的婉容,才是“色”所說的。而做到這一點,就難。
特别是,如果父母對我們不高興的時候,指責我們做錯了什麼事,或者對我們現在努力的狀況不滿意了,我們會不會心生逆氣,會不會心生反感。或者是,父母生病的時候,人一生病心氣不好,好急躁。那我們事父母於床前,在父母急躁的時候,我們能不能維持好自己心氣的和平,能不能對父母依然有那個婉容,和諧的容貌。這是為孝應該追求的一個目標。
如果没有深愛的話,這個做不到。就是有深愛,如果我們自己没有一定的德性,也很難。所以,孝,是無止境的。從這裏,我們體會中國文化,不是一種概念性的思維。你怎麼給孝下一個定義。什麼樣的情況為孝,這樣的定義你下不出來的。所以說,孝不是概念,不是西方文化下他們的語言系統裏邊的概念。我們思考的時候,都是在自己心中求對父母的孝心。没有一定的規範,沒有外在的規範。與父母相處,遇到各種各樣的情況,隨時的言行,完全依靠我們的心。我們對父母的深愛,和對父母的孝敬,能夠體會父母的心,完全是由內在的我們的孝心,直接發出來的。有時候,即使你說父母兩句,也算是尽孝。你要不說,在那裏生父母的氣,父母心中還會有陰影。各種現實的情況,隨時判斷,完全依照我們的心去做的。所以不是概念性的思維。這是說的色難。
後邊,“有事弟子服其勞,有酒食先生饌。曾是以為孝乎?”
弟子是對父兄而言,對兄,自己就是弟,對父,自己就是子。有事弟子服其勞,這是一般意義上的孝。你說該幹活的時候,不讓父母勞累,我們去做,這就是有事弟子服其勞。
先生就是父兄。父兄都比我們生得早,所以是先生。有活幹了,弟子爭着去幹。有好吃的好喝的,給父兄吃。
曾就是嘗,難道說這就是孝嗎?
還是從一般的意義上來說,特别我們現在的社會,要是跟一般人的孝心相比,你想一想,需要幹活勞動出力這樣的事,只要是我們在父母身邊,不讓父母勞動,我們去做。如果有好吃的好喝的,自己不貪吃喝,先給父兄去吃。這樣呢,想一想,在我們現在,就算是很孝了。而孔子教弟子呢,要求得高。這還不足以為孝,更高的在哪裏呢?就是剛才講的色上,色難。
你說你顏色不好,你帶着一肚子氣,你就是不叫父兄幹活,你生着氣幹活,他在那裏雖然不勞動,他心也不樂。我有好吃好喝的,你想着給他喝,如果你言語之間對父兄不敬,他在那裏吃你送的東西,他也不覺得好吃。翻過來說,父子情深的時候,你給他五毛錢讓他在街上買一點東西,他吃得很高興。你心裏想着父母呢,想着父兄呢。你那裏有很多好東西,你帶着一肚子氣給父母送去,想想,他能吃出好來嗎?
所以,外在物質的這些奉養,體會一下,很次要的。誰都想吃好吃的,但是你讓他心樂的時候,他才能吃得香。他心不樂的時候,别人再覺得好吃,他也不愛吃。那你能尽心孝父母的時候,一般的食物,他就喜歡吃。就像曾子孝他的父親曾晳,曾晳就喜歡吃棗,就是樂陵小棗。你如果想着父母喜歡吃什麼,你給買回去,他就高興得很。這樣,有酒食先生饌的時候,尽到的是你的心,你給他好吃的,和你的那種和氣婉容,就配合起來了。
整個體會,我講的,一個是色難。一個是孝順父母的時候,隨時都是從心發出來的。言語行為都是這個樣。這樣體會呢,還是侦吨卸戊锻猓瑢Ω改赣袗坌木葱模钟许樀拢鹊取N覀冇羞@份心,這是侦吨小H会嵝戊锻饽兀鞣N各樣的做法,都能合乎道義,都能讓父母高興,心中愉悦。
看下邊,對這句話有另外一種解釋。
〖舊說,承順父母之色為難,亦通。〗
什麼是承順父母之色?就是我剛才說的,父母不高興的時候,指責我們的時候,我們會不會生逆氣,能不能順承父母的心,慢慢地讓他消氣,不再氣恨。舊說是這個為難。實際上我剛才講色難的時候,已經把這個概括進去了。體會侦吨行戊锻猓械倪@些心呢都是相通的。所以兩種解釋方式,我們不要拘泥於一個方面。
下課。
(起立!向老師致謝!謝——謝——老——師。)不謝。
(更多儒學課程,請關注春耕園書院的微信公眾號:chungengyuanshuyuan,或通過喜馬拉雅FM訂閱“春耕園書院”)
(春耕園學校官方網站: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hbyjo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合作: 赌博网开户 葡京网投 重庆时时彩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