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时时彩开户  »  国学  »  国学经典  »  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四集:三十而立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四集:三十而立
名称: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四集:三十而立
分类:国学经典
主讲:佚名
TAG:而立  不惑  天命  耳順    
时间:2017-05-20 12:18
收藏:搜藏到百度  收藏到QQ书签
《論語集注》為政篇 第四集:三十而立相关介绍

(本文根據山東曲阜春耕園書院馬培路老師的講課錄音整理,其中【 】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經文原文;〖 〗是《四書章句集注》注釋原文。)

(上接為政篇第三集)

我們通一下為政篇第三章後面的注釋,

〖愚謂政者,為治之具。刑者,輔治之法。〗

這個“愚”呢,是朱子的自稱。自稱愚,說自己愚鈍,這是謙稱。

政,就是一種為治的工具。刑,是輔助政的。有違背政令的,就要用刑法懲罰,所以是輔治之法。

〖德禮則所以出治之本,而德又禮之本也。〗

為什麼要出這樣的政治啊?為什麼要制定這樣的制度禁令啊?都應以德、禮為依據。德禮是根本。政者正也,正人之不正。如果没有本的話,可能又出現另外一個問題。你出的這個制度禁令,你出的這個政策方針,到底正不正。這個,還要審查呢。

你比方說,文化大革命,那時候也有很多制度禁令。你為人子,如果不揭露你父親的罪恶,你如果不在台上批鬥你的父親,就和你父親同罪。夫妻之間也是這樣,你不揭發他,你也是反革命。用這樣的辦法,這樣的政令,本身就不正。為什麼不正呢?它没有本。

本是什麼?按天道天理,父子、夫婦,應當是父慈子孝,夫義婦聽,相互親愛。應當親的,你逼着他相互揭發,這本身就不正。所以,這個做法變亂社會道德,那真的了不得。所以我就說,文革之後,我們人心之所以到現在這樣的狀況,小兩口結婚之後把父母蹬到一邊去,還自以為有本事。人心的現狀,就與文革那個時候有關。它把我們中國傳統道德的那些信條,全部打破。

所以,本立而道生。如果不能立本的話,政治不一定是正的。當然,即使政治是正的,但是僅靠政治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
還有,原來的共產主義(不是跟中國實踐相結合的那個),所有的人都大公無私。意思是說,所有的人都達到聖人那樣的絕對無私,仁德完全發揮出來,仁者無私嘛。你說那有可能嗎?這個,也不正。為什麼没有可能?我們這個宇宙之內呀,本來就是分男女分陰陽的。分男女陰陽,就有善恶,就有是非。你說把他們都變成聖人?永遠都不可能。還是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想讓所有人都成聖,你做不到這一點的。

對我們天地之道無所體會,然後施行這樣的政治,這本身就是不正。所以,没有德禮之本,這個政治就會有問題。

而德又是禮之本。禮是誰制定的?非天子不議禮、不制度、不考文。禮就是天子制定的。為什麼只有天子可以制禮呀?禮者理也,你對天道性理有所感悟,有所體會,然後順應人情,才可以制定這樣的禮法制度。如果你無所感應的話,憑自己的想像制禮,不一定是對的。所以說,先王規定啊,非天子不議禮、不制度、不考文。

這些禮法制度啊,我們學五經所學的,就是先王所制定的禮法制度。先王制定的禮法制度,合乎天理人性,它一定是好的,拿過來就可以用。我們不能制,但是我們可以拿來。這樣,我們體會,德是禮的本。有聖人之德,又在天子位,才可以制禮。

孔子有聖人之德,但是不在天子位,他不能制禮。孔子自己也是述而不作。作了一個《春秋》,把禮法精神含在《春秋》裏邊,他還說“知我者春秋,罪我者春秋”,自己惴惴不安。不作《春秋》,不行。作《春秋》呢,他自己惴惴不安。意思是說,他有違道之嫌,他不是在位的天子,不能制禮。我們體會,只有有德的人,才能制禮。為什麼?因為他們的德性,知道天理人性,知道天道咿D的這些規律,然後知道如何調節禮法,孔子有聖人之德,但是不在天子位,他不能制禮。孔子自己也是述而不作。作了一個《春秋》,把禮法精神含在《春秋》裏邊,他還說“知我者春秋,罪我者春秋”,自己惴惴不安。不作《春秋》,不行。作《春秋》呢,他自己惴惴不安。意思是說,他有違道之嫌,他不是在位的天子,不能制禮。我們體會,只有有德的人,才能制禮。為什麼?因為他們的德性,知道天理人性,知道天道咿D的這些規律,然後知道如何調節禮法,

广告合作关于我们免责声明GOOGLE地图百度地图最近更新RRS订阅
版权所有:星火视频教程网 | 苏ICP备15005240号 | Email:njjqs2003#126.com
Copyright © 2009 www.hbyjo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合作: AG贵宾厅 澳门现金网 重庆时时彩开户